聊聊三体
聊聊三体

什么是三体世界

三体世界由一颗行星和三颗质量相近的恒星构成,行星围绕三个恒星做无规则运动,导致没有规律性的气候。上一刻还是适合生存的气候(它们称为恒纪元),或许下一刻就会进入不适合其生存的气候(称为乱纪元),恒纪元与乱纪元会持续多久,什么时候出现都没有规律,以致这颗行星上的文明出现又被毁灭达二百多轮次。三体人虽然能够通过主动脱水让自己干纤维化以度过乱纪元,到恒纪元时再浸泡复活,但是度过期充满了未知的危险,脱水次数也是有限度的。

宇宙社会学基本公理

1. 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
2. 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基本保持不变

猜疑链,技术爆炸与黑暗森林法则

猜疑链
“文明间的善意和恶意。善和恶这类字眼放到科学中是不严谨的,所以需要对它们的含义加以限制:善意就是指不主动攻击和消灭其他文明,恶意则相反。这是最低的善意了吧。”

一个文明不能判断另一个文明是善文明还是恶文明

一个文明不能判断另一个文明认为本文明是善文明还是恶文明

一个文明不能判断另一个文明是否会对本文明发起攻击

一个文明无法判断另一个文明对自己是善意或恶意的

一个文明无法判断另一个文明认为自己是善意或恶意的

一个文明无法判断另一个文明判断自己对她是善意或恶意的
……

猜疑链性质:

(1)由于距离间隔以及文化、物种差异,宇宙文明间猜疑链一经形成即坚不可摧。

(2)猜疑链导致文明无法互相判断彼此之间的善恶并最终驱使两方相互敌视。

(3)猜疑链的结果与两文明具体道德取向无关。

技术爆炸
技术爆炸:文明进步的速度和加速度不见得是一致的,弱小的文明很可能在短时间内超越强大的文明。可能由内因或者外因(例如宇宙文明的交流)引发。

黑暗森林法则
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这就是宇宙文明的图景。

推理过程:

假设有A,B两个文明。

不妨假设A先发现B。

由于公理1,两方为了保证自己的生存,必须先判断对方善意恶意,“善意文明并不能预先把别的文明也想成善意的”。

(1)若A选择与B交流,则由于上述的相互判断,猜疑链形成,同时A暴露己方存在。若AB实力相当,则猜疑链后B对A构成实际威胁;若B落后于A,则技术爆炸(可能由A的交流引发)可能使B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对A形成威胁。

(2)若A选择隐蔽,则B技术发展后仍会发现A,猜疑链发生,A的存在暴露,转化为第一种情况。
由公理1和猜疑链性质,得出结论:若文明A发现文明B,A只能对B施以打击。

面壁计划与破壁人

面壁计划
面壁计划是通过利用三体人唯一战略劣势——不能隐瞒自己的思想。利用人类无法被看穿的思想找到阻止三体入侵的方法的计划的总称。其核心是选定一批战略计划的制定者和领导者,他们完全依靠自已的思维制定战略计划,不与外界进行任何形式的交流,计划的真实战略思想、完成的步骤和最后目的都只藏在他们的大脑中,我们称他们为面壁者,这个古代东方冥思者的名称很好地反映了他们的工作特点。在领导这些战略计划执行的过程中,面壁者对外界所表现出来的思想和行为,应该是完全的假象,是经过精心策划的伪装、误导和欺骗,面壁者所要误导和欺骗的是包括敌方和己方在内的整个世界,最终建立起一个扑朔迷离的巨大的假象迷宫,使敌人在这个迷宫中丧失正确的判断,尽可能地推迟其判明我方真实战略意图的时间。

面壁者将被授予很高的权力,使他们能够调集和使用地球已有的战争资源中的一部分。在战略计划的执行过程中,面壁者不必对自己的行为和命令做出任何解释,不管这种行为是多么不可理解。面壁者的行为将由联合国行星防御理事会进行监督和控制,这也是唯一有权根据联合国面壁法案最后否决面壁者指令的机构。

破壁人
与面壁者一样,破壁者有权调动地球三体组织的一切资源,利用智子监视面壁者的一举一动,通过分析每一个面壁者公开和秘密的行为,破解他们真实的战略意图。

黑暗森林威慑与执剑人

建立黑暗森林威慑后,人们对威慑本身进行了深入思考,由此诞生了一门学科:威慑博弈学。

构成威慑的主要元素有:威慑者和被威慑者,在黑暗森林威慑中分别是人类和三体世界;威慑操作,发射三体世界坐标导致两个世界毁灭;威慑控制者,掌握发射开关的人或组织;威慑目标,三体世界放弃侵略并向人类世界传递技术。
以威慑者和被威慑者同归于尽为后果进行的威慑,被称为终极威慑。与其他类型的威慑相比,终极威慑的特点是:一旦威慑失败,那么再进行威慑操作对于威慑者来说便毫无意义。终极威慑成功的关键在于,必须使被威慑者相信,如果它不接受威慑目标,就有极大的可能触发威慑操作。描述这一因素的是威慑博弈学中的一个重要指标:威慑度。只有威慑度高于80%,终极威慑才有可能成功。

人们很快发现一个事实:如果黑暗森林威慑的控制权掌握在人类的大群体手中,威慑度几乎为零。让人类集体做出毁灭两个世界的决定极其艰难,因为这个决定远远超出了人类社会的道德和价值观底线,而黑暗森林威慑本身的情形使这种决定的可能性进一步降低:如果威慑失败,人类还有至少一代人的时间可以存活,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对活着的人就是全部了;如果因威慑失败而进行威慑操作,向宇宙广播两个世界的坐标,那毁灭随时都可能到来,这个结果远糟于放弃威慑操作。所以,当威慑失败时,人类的群体反应是完全可以预测的。

但个体的反应无法预测。黑暗森林威慑的成功,正是建立在罗辑个体的不可预测上。当威慑失败时,决定他行为的更多是他的人格特征和心理因素,即使是基于理智,他个人的利益与人类整体利益也未必契合。于是两个世界对罗辑的全部人格特征进行了极其详细的研究,并建立了相应的数学模型,人类和三体的威慑博弈学者得出了几乎相同的结果:依威慑失败时的精神状态不同,罗辑的威慑度在91.9%至98.4%之间浮动,三体世界绝对不敢冒这个险。

两个世界的战略平衡,像一个倒放的金字塔,令人心悸地支撑在罗辑这样一个针尖般的原点上。人们普遍希望,黑暗森林威慑能出现像20世纪的核威慑那样美好的结局。后来人们发现,人类对三体世界的任何政策,都不可能绕过执剑人,没有执剑人的承认,人类的政策在三体世界没有任何效力。这是极其矛盾的:一方面社会空前地尊重民主和人权,另一方面世界却笼罩在独裁者的阴影下。

掌握同时毁灭两个世界能力的个体,就是执剑人

执剑人本身就是一个悖论。一方面,执剑人是人类抵抗三体人入侵,保护自身的方式,另一方面,执剑人的权力和个人意志又会对人类的安全造成危害。如果执剑人的性格偏向于不会轻易把人类置于灭亡的境地,那么他的威慑度就低;如果执剑人的性格能够让他轻易做出让人类灭亡的决定,虽然威慑度高,但人类不会放心让他成为执剑人。这其实是个博弈的过程,是执剑人和三体世界的对峙,在这个过程中不能把执剑人看成是人类,人类只是砝码而已。所以在人类群体中,用民主的方式来选择执剑人,必然会出现各种情况,导致可能的威慑失败,这无关理性不理性。

第一任 罗辑

主要成就:创建“黑暗森林法则”,以此威慑三体与地球文明,取得暂时和平。

在任时间:威慑纪元第8年(正式执剑)——威慑纪元第62年,在位54年。
执剑结局:人类无法接受执剑人的威慑,以罗辑年老力疲为由竞选第二任执剑人。

第二任 程心

主要成就:参与阶梯计划,为人类未来留出两条真正的生路;更换第一任执剑人罗辑。

在任时间:威慑纪元第62年11月28日16:17:34至16:27:38,在位10分4秒。

执剑结局:威慑失败,三体得以暂时控制地球主权。

一些片段

“射手”假说:有一名神枪手,在一个靶子上每隔十厘米打一个洞。设想这个靶子的平面上生活着一种二维智能生物,它们中的科学家在对自己的宇宙进行观察后,发现了一个伟大的定律: “宇宙每隔十厘米,必然会有一个洞。”它们把这个神枪手一时兴起的随意行为,看成了自己宇宙中的铁律。

“农场主假说”则有一层令人不安的恐怖色彩:一个农场里有一一群火鸡,农场主 每天中午十一点来给它们喂食。火鸡中的一名科学家观察这个现象,一直观察了近一年都没有例外,于是它也发现了自己宇宙中的伟大定律:“每天上午十一点,就有食物降临。”它在感恩节早晨向火鸡们公布了这个定律,但这天上午十一点食物没有降临,农场主进来把它们都捉去杀了。

“我只想说明以下的事实:在宇宙间,一个技术文明等级的重要标志,是它能够控制和使用的微观维度。对于基本粒子的使用,从我们那些长毛的祖先在山洞中生起篝火时就开始了,对化学反应的控制,就是在一维层次上操控微观粒子。当然,这种控制也是从低级到高级,从篝火到后来的蒸汽机,再到后来的发电机;现在,人类对微观粒子一维控制的水平已达到了顶峰,有了计算机,也有了你们的纳米材料。但这一切,都局限于对微观维度的一维控制,在宇宙间一个更高级的文明看来,篝火和计算机、纳米材料等等是没有本质区别的,同属于一个层次,这也是他们仍将人类看成虫子的原因——遗憾的是,他们是对的。”

这…也太黑了吧…”“真实的宇宙就是这么黑。”罗辑伸手挥挥,像抚摸天鹅缄般感受着黑暗的质感,“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小心翼翼…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不管是不是猎人,不管是天使还是魔鬼,不管是娇嫩的婴儿还是步履蹒跚的老人,也不管是天仙般的少女还是天神般的男神,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这就是宇宙文明的图景,这就是对费米悖论的解释。”大史又点上了一支烟,仅仅是为了有点光明。
“但黑暗森林中有一个叫人类的傻孩子,生了一堆火并在旁边高喊:我在这儿!我在这儿!”罗辑说。

博主开通了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